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美丽的教育,最好的自己。

尽善、尽美、尽真、尽好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未婚妈妈的爱与被爱(一年级下学期教育随笔22)  

2014-04-20 19:52:54|  分类: 心路历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未婚妈妈的爱与被爱

黄龙小学   刘漫娟

 

我,21岁,未婚,58个孩子的妈妈。不要吓到大跌眼镜,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平凡的小学一年级班主任。

未婚妈妈称呼的由来很自然。那天,我吃完晚饭往办公室走,刚到转角处就看到七八个寄宿生孩子聚在一起,伸长脖子朝我来的方向张望,仿佛等候了许久。我的出现让他们炸开了锅,不停地回头打手势,带着笑声交头接耳,看样子是在“预谋”什么,我扑哧一笑朝他们挥挥手准备走进办公室,以小博为首,这群孩子像洪水一样汹涌地冲过来,围绕着我,紧抱着我,嘴里“妈妈,妈妈……”的大喊一气,我摸摸这个的脑袋,握握那个的小手,笑个不停。“刘老师,我们想让你当我们的妈妈!”小博抹了蜜的小嘴格外甜,“刘老师,我想喊你作妈妈!”小锦睁着闪亮的大眼睛真诚地看着我,其余的孩子都略带害羞又充满期待地望着我,我突然由笑着看孩子们的玩闹感到了被爱的信任和需要的担当,就像感受到孩子们将纯净透明的水晶心交付给我,争先恐后,毫无保留。“妈妈”的声声呼唤,我视若珍宝,小心轻放,因为他们都是我的孩子。

这种童心酝酿的感动与温暖也一直滋润着我的心。

上晚自习前,我来到教室检查卫生,多了一条小尾巴,我转到哪,贝贝就跟到哪。我停下来弯下腰,问:“有话要说吗?”“刘老师,你想妈妈吗?”我看着这个单亲孩子,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,“你想吗?”“嗯,我今天好想妈妈。”她脸上出现的落寞让我心疼,“刘老师,你说人会死吗?”又是一个深沉的问题,我说了实话,“有人只活了几十年,有人能活一百多岁,但大家都会死。”“刘老师,我希望妈妈永远不会死,我也希望你永远不会死。”她说出这个祝愿后,好像解决了心头的大事,竟然舒了一口气,笑着跑开了。贝贝乖巧听话,学习上很自觉,从不让老师操心。但是孩子十分缺乏安全感,胆小怕事,有时老师的一句批评,她的表情会迅速变化,以为老师不喜欢她。我总是利用上晚自习前的时间,牵着贝贝在校园散步,聊聊她的小想法,肯定她的小进步,我尽力让孩子能感受到来自学校的爱和温暖。不知道她能感受来自我这个妈妈多少的爱呢?

    只要说起孩子,我就有说不尽的回忆与故事。小轩在食堂外独自来回踱步,就是为了想和我一起去操场散散步;珮仪总是在放学后也不直接去吃饭,她想最后留在教室独自和我说说悄悄话;晨曦看到讲台上摆满同学看完的课外书,而我蹙眉站着的时候,主动来整理课外书;博林自告奋勇了好几次,说自己最喜欢晚自习下课后留下来摆位子……我也记得许多种感受。小钰与小凌下课打闹时,磕得牙齿掉了、嘴皮出血时我的心疼与后怕;我用了数个夜晚精心备课,想与孩子们共同畅游在课堂,他们却闹闹哄哄时,我的生气与着急;国旗下讲话时,熹熹朗读流畅大方,发挥最佳状态时,我的高兴与骄傲;全校眼保健操比赛,孩子们全心投入,努力争光时,我的欣慰与自豪……

    这些爱与被爱的点滴都融在夏日的阳光里,薄薄洒照。我的笑容如野花般灼灼开放,孩子们似小树般茁壮成长。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